减压笔、扭蛋橡皮……别让孩子的文具变玩具

发布时间:2022-03-15 10:00 来源:北京日报客户端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火车头转笔刀、减压流沙笔袋、扭蛋橡皮擦……实体文创文具店及网络上层出不穷的花式文具、文具盲盒等,成为不少孩子的“心头好”。普通文具搭载新奇功能,让文具和玩具的界限变得模糊,价格也跃上一个台阶。教育工作者与市场监管部门提示,要警惕玩具式文具对低龄儿童注意力、安全性的影响,倡导使用简单朴素的文具。

样式一花哨价格就变高

相较传统文具,在不少线下杂货式文具文创店,“玩具化文具”往往占领更大范围的货架,牢牢吸引住孩子们的目光。

崇文门商圈的一家网红文创店内,几大盒“摇摇笔”一字排开。它们其实都是黑色中性笔,但笔帽柔软狭长,尾端还缀着黄豆、雏菊等造型,令人拿在手里就忍不住轻轻晃动。另一家连锁文创店内,一款“减压笔”的笔帽做成面包形状,造型逼真,看一眼便有“想捏”的冲动。

“爸爸,我要这个”,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走到货架前,伸手拿下一盒“扭蛋橡皮擦”。记者看到,这款橡皮擦包装做成小扭蛋机样式,上方容器中有10颗五颜六色、奥特曼图案的橡皮,每颗不过指甲盖大小。“这么小,捏都捏不住。”一旁的家长很是无奈,拗不过孩子请求,还是买了一盒。“就当买个玩具了,学习的时候肯定是不能用。”

变“好玩”的同时,花哨文具的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。以中性笔为例,一支普通水笔售价不过两三元,“摇摇笔”“减压笔”则要卖到8元左右。一款需要安装电池、可在纸上投影的“幻灯片笔”,价格一跃超过30元。

除了凭借外观吸引孩子的“玩具化文具”,带有抽奖性质的“盲盒”类文具更是销售火热。几乎所有文具文创店内,最醒目、核心的位置都留给了盲盒盲袋,款式、规模、种类可谓琳琅满目。

琳琅满目的盲盒盲袋

“别买了,用不上。”“怎么用不上呀,里面不都是文具嘛!”面对妈妈的阻挠,一名女孩仍在货架前“流连忘返”,投入地翻看着一沓沓文具盲袋。最终选出一款粉色卡通兔子包装的盲袋,左捏捏右捏捏,以判断其中内容物的“质感”。

“我们这个兔子的卖得特别好,小女孩都喜欢,具体有什么可以看背面。”根据店员提示,记者了解到这款盲袋包含无线胶装本、颗粒贴纸、刺绣贴、亚克力挂件等4件产品,售价为29.9元。“也就本子能用用,而且没多大呀,写不了啥。”女孩妈妈捏着这份状如零食包装的盲袋,衡量出里面的本子仅十几厘米大小。若对比普通商品,总价值不会超过10元。

线上文具创意足销售旺

若是放眼网购平台,“玩具化文具”的种类更为丰富,且显得“创意”十足,令人咋舌。

例如,一款拉链帆布文具盒,在盒面上均匀排满类似乐高一样的点状凸起,每个文具盒附赠80颗彩色像素方块以及图纸。孩子可以将像素方块按压在文具盒面,拼出相应图案,也可自己发挥创造。这款“智趣拼图文具盒”售价百元左右,以“每天都能换新包”为卖点,宣称可以让孩子爱上创造、学会分享收获更多朋友、助力耐心毅力养成……

还有一款滚珠迷宫尺,是在彩色尺面上加了层立体“迷宫”,还置入一颗小钢珠。端起尺子左右微微倾斜,即可操控小钢珠“走”迷宫。该产品宣称,玩具尺子“可以在脑子混乱、压力大的时候适当放松,从而让头脑更灵活。”

作为网红热销品,“能写字的擎天柱”活脱脱是在变形金刚基础上增添了“笔”的功能,甚至还有三根短短的替换笔芯藏在配套“盾牌”里,沉浸感十足。

“买来给小侄子当开学礼物,他很喜欢”“女儿这个文具盒在班上都出名啦,说是小朋友们都好喜欢,争着玩”……不少店铺显示,相关创意文具月销超过千件,从评论看,几乎都是买给孩子的。也有卖家表达出了担忧,“质量很不错,就是担心孩子上课偷偷玩文具盒”“本来想激励孩子认真学习,反倒分了心,有点后悔。”

学校家长认可朴素文具

记者了解到,北京不少学校在孩子刚入学或低年级新学期开学时,会对需准备的文具提出要求。详细的还会列出购买清单、参考品牌,其中的关键词即“简单朴素”,明确显示出教育部门在这一方面的态度。

“课堂不让用功能复杂、色彩鲜艳的文具。笔袋都得尽量选纯色的,不要有动漫图案、闪光装饰等等……”女儿已升入二年级的邓先生称,刚上小学时,自己按照学校要求,从实体文具店和网上直接为女儿购买了所需文具。那会儿孩子不怎么逛商场的文创杂货店,看不到新奇文具,还算好“打发”。但上学一段时间后,就提出想买动物、甜点等造型的橡皮,“估计从同学那儿看到的,提示了她。”

“本子规定了一行多少个格,铅笔要2H型号,尺子要15至20厘米,一侧扁平,另一侧有个坡度。”女儿去年入学的章莉,对文具清单中的相关要求仍记忆犹新。“老师专门强调,铅笔买‘素杆’无图案的即可,上面不要有橡皮头。橡皮就买白色的,不要彩色、带香味的。”

选购文具时,章莉从不带女儿一起,“她想要的东西肯定跟老师要求的不一样。”上学期,她不止一次发现女儿笔袋里多出香香的小橡皮头、带图案的小铅笔头等等,女儿称是从地上捡的。“能看出来就是喜欢,有时我们在商场吃饭,看到高年级孩子跑到文具店,全都买闪光的笔啊本啊,还有文具盲盒,这么花哨的东西哪有孩子能抵挡呢?”

在章莉看来,贪玩是孩子的天性,在自控力较差的年龄段,确实需要老师、家长多加约束。“之前给孩子穿过一双会发光的鞋,第二天老师就打电话不让穿了。说她上课时会去踩一下然后低头看灯,引得其他同学也看。如果文具太好玩,课堂上肯定容易分心。”

观点

关注孩子潜在压力与焦虑

“如果我们发现有孩子把玩具式文具,或者类似玩具的东西拿到学校,会及时和家长进行沟通。”小学班主任、语文老师王娜认为,低年级的孩子应尽量使用外形简洁、功能单一的文具,以免上课时总想“摆弄”,影响专注力。

即便只在家里“尝鲜”使用,王娜建议家长也应对文具做好把关。“像是盲盒抽奖类的产品,刺激孩子想要反复购买,可能会激发赌博心理。”

去年“六一”国际儿童节,中消协曾发布消费提醒,家长应谨慎购买造型别致、带有装饰的“玩具化文具”,这些文具往往会给孩子带来误吞、窒息的风险。也要尽量避免使用颜色亮丽、带有香味的文具,它们都含有一定的添加剂和塑化剂,长期使用可能对孩子身体发育产生不利影响。同日,市场监管总局也发布了一批儿童用品消费提示,专门提及“儿童盲盒”。由于盲盒包装的特殊性,导致消费者和生产者“信息不对称”,加之盲盒分为普通版和隐藏版,可能引起孩子攀比心理,购买和使用该类产品容易“上瘾”。

据儿童心理专家宗春山观察,不少文具已呈现高度玩具化趋势,向流行、时尚方面发展,实用功能反而退居其次。他认为,孩子喜欢好玩的东西可以理解,但如果对玩具化文具过分投入,要考虑是否是通过玩具、文具来转移生活和学习中的一些压力与焦虑。“我们那个年代,上了初中还可以玩摔三角、弹玻璃球等等。现在的孩子上了学后,除了手机游戏,几乎没有其他合适的玩具与游戏。”

除了看管与限制,宗春山建议家长要多给予孩子陪伴。“如果孩子热衷购买玩具化文具、盲盒盲袋文具,可以进一步与孩子探讨,这些东西带给你的内心感受是什么?有没有东西可以替代?增强家庭亲子互动,填补孩子精神上的相应空白。”

(责任编辑:刘淑芬_NQ4973)

点击排行